新茶網 / 知識 / 清雅蘇州與茶不得不聊的緣分

清雅蘇州與茶不得不聊的緣分

    發表于 蘇茶網
清雅蘇州與茶不得不聊的緣分

蘇州與茶的緣分有多深?


蘇州人愛喝茶,蘇州也種茶,蘇州還產名茶,蘇州的茶館更是遍布大街小巷,由茶點衍生出的蘇州小吃不勝枚舉……


01.

陸羽虎丘著書


蘇州茶文化起源于漢,發展于東晉、南北朝,興盛于唐宋,至明清則在全國獨領風騷。


蘇州與茶圣陸羽也有一段淵源。據明代學者文肇祉的《虎丘山志》記載,唐朝茶圣陸羽晚年曾在蘇州虎丘山閉門著書,對《茶經》進行最后增補。可以說蘇州見證了中國茶文化發展過程中的歷史性時刻。



唐之后,宋、明、清三代,由蘇州人所著的茶書也極為豐富。如宋代葉濤臣著《述煮茶泉品》、明代顧元慶著《茶譜》、張謙德著《茶經》、清代陳鑒著《虎丘茶經刻注》等等。


02.?

蘇州茶


說到蘇州的茶,洞庭山碧螺春是最佳代言人。


洞庭山碧螺春產于蘇州洞庭山,因其清香持久,被本地人冠上“嚇煞人香”的稱號。清朝康熙皇帝南巡時,品嘗后倍加贊賞,覺得“嚇煞人香“這名字不雅,又見其湯色碧綠、卷曲如螺,親自取名為”碧螺春“,并將其列為貢茶。



其實蘇州茶除了碧螺春外,蘇州花茶在歷史上也非常有名。


蘇州花茶的歷史最早可追溯于清朝,繁榮于民國和解放初年。光品種就有茉莉花茶、白蘭花茶、玳玳花茶、珠蘭花茶。其中茉莉花茶最出名。


蘇州茉莉花茶最大的特點是用盆栽法種植,培植的茉莉花香氣格外濃郁。當時用安徽茶做茶坯,蘇州茉莉花茶窨制的技法被稱為“徽坯蘇窨”,曾風靡一時。



03.?

蘇州茶館


作為碧螺春茶的產區、江南經濟的中心,蘇州有著獨具特色的飲茶文化。其中茶館,是蘇州茶文化的核心。


蘇州茶館歷史悠久,清人沈朝初《憶江南》里寫:“蘇州好,茶社最清幽。陽羨時壺烹綠雪,松江眉餅炙雞油。花草滿街頭”。


近代作家陸文夫這樣描述蘇州人對茶館的情結:“蘇州人上茶館喝茶是頗有名的,即所謂的早上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(洗澡)。每至曙色朦動,雞叫頭遍時候,那些茶癮很深的老茶客就睡不著了,爬起來洗把臉,昏昏糊糊地進茶館店,一杯濃茶下肚,才算是真正醒過來,才開始他一天的生涯”。



曾經的茶館是蘇州市民生活中重要的公共空間,不僅僅具有消閑功能,還具有信息交換和商討社區事務的社交屬性。


蘇州茶館中沿襲著一種叫作“吃講茶”的規矩,即在茶館中調解民間矛盾,矛盾雙方由親戚陪同,在茶館中當眾陳述理由供茶客分辨是非,理輸的人付茶錢。


蘇州的茶館遍布城內,大街小巷、園林深處,高檔的、平民的應有盡有。


園林里品茶,也只有在蘇州有這樣的享受。留園里的冠云樓、藝圃里的延廣閣、網師園里的露華館、獅子林里的暗香疏影樓,都是茶室。伴著悠悠茶香,感受園林文化,實在是美。


茶館里聽評彈也是蘇州茶館的一大特色。呷一口茶,聽一場書,吳儂軟語,琴弦錚錚,如珠落玉盤,這是江南人的風雅,也是蘇州人的慢生活。


04.?

蘇式茶點


喝茶時搭配茶點、茶食的習慣在中國古來有之,中國茶點那么多,但蘇式茶點絕對占得一席之地。


在舊時蘇州茶館中有專賣茶食的流動小販,將各式茶食裝在敞口蒲包中,穿行于茶桌之間兜售。燒餅攤的蟹殼黃出爐時,攤主會遣學徒來茶館,茶客可以現買也可以定制。



茶館門口也來往各式小吃擔子:如生煎饅頭、油條和麻團,也有糖粥、小餛飩一類。


蘇州人善治細點,蘇式糕點也稱為四季茶食,有“春餅、夏糕、秋酥、冬糖”的時令規律。


春天有酒釀餅,夏天有薄荷糕、綠豆糕、小方糕,秋天有如意酥、菊花酥、巧酥、酥皮月餅,冬天有芝麻酥糖。還有不分時節的梅花糕、海棠糕、定勝糕、桂花糕、豬油年糕……



一壺鮮雅清醇的碧螺春,佐以精致細膩、顏色鮮艷的茶點,這大概就是蘇州人骨子里的優雅生活美學。


二千五百多年的吳門煙水,孕育了蘇州特有的茶文化,并且延續至今。清雅江南離不開一縷茶香,茶也為蘇州文化更增一份色彩。



“倘若說龍井的香,劍氣鋒芒,是春寒料峭的凜冽之感,那碧螺春的香,則溫婉嬌媚,是盈杯滿盞的花馥之味。


0 條評論

發表評論 (積分+3)

請先登錄后才能評論。 點此登錄
評論已取消編輯器,僅支持純文本評論。
? 2014-2019 新茶網(www.zpsjkp.icu)版權所有
2018投注世界杯